西方进化论是在哪一时期产生并发展起来的

时间:2019-10-03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进化论”鼻祖达尔文(Charles Darwin),1809年2月12日出生于英国施鲁斯伯里镇,富裕的医生家庭。1882年4月19日达温宅逝世,死后安葬于牛顿与约翰赫歇尔的墓旁,英国伦敦的西敏寺,威斯

  “进化论”鼻祖达尔文(Charles Darwin),1809年2月12日出生于英国施鲁斯伯里镇,富裕的医生家庭。1882年4月19日达温宅逝世,死后安葬于牛顿与约翰赫歇尔的墓旁,英国伦敦的西敏寺,威斯敏斯特大教堂。

  1831年达尔文刚刚从剑桥大学神学院毕业的一位虔诚基督徒,正好费茨罗伊船长需要一名男子做伴。在导师J.S.亨斯罗(J.S.Henslow)推荐下,26岁的达尔文绅士以“伴随”身份参加同年12月份英国海军南美航行的帆船 “小猎犬号”在船长的餐桌旁历时5年的环球航行。有机会得着收集生物标本为目的,开始了他梦寐以求的、无报酬的业余博物爱好者航海探险,后来还荣幸地当选为英国皇家学会会员。条件使达尔文十分清楚,成名成家就在眼前。加上如赫胥黎等一帮同样想标新立异、一举成名的朋友们的大力支持。当时又处于欧洲宗教界呼声四起的黑暗教皇时期;《圣经》但以理书12章7节:……“要到一载、二载、半载,打破圣民权力的时候,这一切事就都应验了。”这3年半即1260日,指中世纪公元538年到1798年的1260年黑暗的教皇权统治时期的预言;腐败、专制的天主教集权制度下;法国南部开始运作审判所,仅在1823年到1846年之间,教皇各州的200,000人就被判处了死刑、终身监禁、流放或者刑苦役,还有另外150万人受到监视审查。在这一班披着宗教外衣的政治皇权野心家的执掌下,上帝《圣经》中真正的“爱”、“善”在人们的眼中完全被抹黑了。1520年12月初,德国基督徒马丁·路德等宗教改革领袖经历千辛万苦终于将纯正的基督信仰刚从腐败、专制的天主教集权里拯救出来、基督声誉尚在恢复、“根基”尚在摇动的时代里。已知当时是非多多的世界多个国家人们的忧患心态,许多国家出现了多神论、特别一直敬拜一神论“孔孟之道”的道德辖制下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社会,已经到了门有门神、灶有灶神、水有水神、火有火神的迷信高峰。人们厌恶陈旧落后的封建迷信、道德的约束,正在寻找一种改变陈旧现状的新理论、新道德。达尔文的学说正好迎合了当时这种政治需要,也可以说,这位以“生物学家”表像的政治家达尔文当时是做了一件很好的事。

  又碰上当时大英帝国又正是经过产业革命之后的宪政“母国”,正处于膨胀阶段。海盗活动随着“合法化”私掠许可证的出现,作为国家工具来加强海军,海上霸主英国,就是靠着一群海盗起家的。提到古代海盗,立即会想起当过英国皇家海军总司令的“御用海盗”德雷克。有人曾露骨地说:全英国就是一大群海盗,伊丽莎白就是最大的海盗头子。1588年消灭了西班牙的“无敌舰队”,接着又打败了“海上马车夫”荷兰,最终在18世纪后期的7年战争中打败法国,而成为世界霸主,“日不落帝国”的臣民惯以“优胜者”的资态睥睨全球。在达尔文出版其《物种起源》之前,英国早就有人公然发表和达尔文的理论显然同出一辙的“生存竞争,胜者统治”一类言论。许多渴求已久的“生存竞争,胜者统治”的斗争哲学等待和引诱着达尔文“适者生存”的政治理论去迎合它。

  更巧的是;从公元15世纪起英国的社会却提倡民众公开发表自己的言论,自然给达尔文为自己制造“英雄”创造了条件。因当时困惑于人的能力和上帝的权威之间的许多人,尽至神学人士、科学家、 哲学家,特别是政治家们,以极大的心理支持和理论左证。

  卡尔马克思就亲笔题字在他的第二版《资本论》上, 赠送给达尔文, 称自己是达尔文的忠实仰慕者。

  世界特出的政治家恩格斯就对达尔文的“进化论”推崇备至,尤为欣赏“人类起源于古猿”的假说,并对其作了几点重要的补充。恩格斯说:“劳动创造了人”,还说“火的使用,使人最终脱离了动物界”。

  已经50岁的查尔斯·罗伯特·达尔文将近20多年的查找,就在当时已发现的化石标本中找不到一具可视为过渡型的化石、无法证明自己的论文真实性的情况下。一个很讲究证据的达尔文把《物种起源》压缩成三分之一左右发表了。

  真道基本被人抹黑的年代,人们无从得到生物的真起源。一个知道真起源的虔诚基督徒、英国皇家学会会员的皇冠随手可得的达尔文,根据当时斗争的需要,才会把人带到离真知还有一半路的无动力的大沙漠、生物自己生出自己的──“自然选择”不可知论来。因为是沙漠,只有看见脚印就是路,所以到今天自然选择“进化论”还只是叫“科学”。

  当时在影响力极大的恩格斯等政治家们推动下,“人类起源于古猿”的假说就成了定论,使人们以为我们的祖先千真万确的是猿猴火速传遍全球,当时谁曾理会它猴变狗变。

  《达尔文进化论》76页文章中,达尔文主义自己也承认:是“时代的必需”;随着资本主义和殖民主义时代到来,“进化论”成为必需。对于信仰资本主义自由经济的资本家来说,“自然淘汰”、“适者生存”、“生存竞争”无疑是新的武器,用来对抗主张弱者立场的社会主义者和不喜变化的保守主义者。达尔文“进化论”为资本主义社会的剥削和列强对殖民地的支配提供了正当化的理论支持。

  一个包着政治斗争哲学的“生物学”,就这样迎合了许多渴求已久的人们走到了一起, 把达尔文推上了非常受人尊敬的“英雄”宝座。“进化论” 则不再需要逻辑上、生物学上、考古学上或任何其它学说的更令人信服的证据,成为不可质疑的公理了。这是历史的事实,即使现今的达尔文主义领袖圈里,真正的科学家们也是公认的。

  2010年5月20日《参考消息》第7版转载美国国立费米加速器实俭室的物理学家报告说:……同时还将预示着人类可能会对自身存在作出解释。

  真正的科学家谁曾理会过人类自身存在就是“猿猴”变的呢? 稍有头脑的人,谁会说达尔文“进化论”就是“科学”呢?

  《参考消息》2009年2月18日12版转载【西班牙《世界报》2月10日】马尔科姆霍内斯的文章明白告诉人们:“达尔文很少写科学论文,但《物种起源》却值得当作文学作品来阅读。”文章明确指出达尔文和林肯一样都是划时代的政治家,文章说:“达尔文阅读了经济学家托玛斯马修斯关于人类为生存而抢夺资源的著作,两年后便创立了‘自然选择’理论。”

  显然对真正的生物科学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对道德观念、和平意识的神学思想自然就是个死对头。因为它根本不是科学,完全地改变了生物科学的规范和方向,是当时资本主义和殖民主义时期斗争形势的需要。

  可悲的是,因为当年被斗争需要的政治界普遍普及的缘故,至今难免就有那么多不知内务的达尔文捍卫们当“科学”与人力争。

  《达尔文进化论》文章明白地写着:马尔萨斯的理论给了达尔文他所需要的思路。真正的科学家是事实求是的,并已经公开明白地附有二人斗打的“适者生存”图解说明。尤如一个已剪平头的小伙子,连裤衩都拉下让你看了,你还要硬着嘴称他是“小姑娘”,那么还有什么办法能让你才会明白呢? 难道这人真的分不清什么叫“科学” 什么叫“斗争哲学”吗? 现今的文学真的连“魔术”“科学”都不会分类吗?

  达尔文自传中也直言不讳,1838年10月偶尔翻阅托玛斯·罗伯特·马尔萨斯残忍的《人口论》著作(An Essay on the Principle of Population)理论的影响和启迪了他的进化观点……;

  马尔萨斯理论对“现代进化论”创始人达尔文和阿尔佛雷德华莱士产生关键影响。达尔文在他的《物种起源》一书中说:“他的理论是马尔萨斯理论在没有人类智力干预的一个领域里的应用。达尔文终生都是马尔萨斯的崇拜者。”称他为“伟大的哲学家”。华莱士称马尔萨斯的著作是“……我所阅读过的最重要的书”,并把他和达尔文通过学习马尔萨斯理论,各自独立地发展出“进化论”,称做“最有趣的巧合”。

  马尔萨斯估计,人口在不受控制的情况下将快速增长。在他看来,控制人口的主要因素是战争、饥荒和疾病等灾难。简言之,根据这个残暴的主张,为了一些人的生存,其它人就必须死亡。生存意味着“永远的战争”。“进化论”学家们普遍认可马尔萨斯无意中对“进化论”做出了许多贡献。马尔萨斯对于人口问题的思考是现代进化理论的基础。马尔萨斯强化了对为“有限增长”条件下“生存挣扎”的观察。由于马尔萨斯理论,达尔文认识到了生存竞争不仅发生在物种之间,而且也在同一物种内部进行。

  《进化论》弱肉强食的故事,后封面露骨地提词:《进化论:弱肉强食的故事》巧妙地将生物的斗争法则与人类社会联系了起来,它突破了进化科学的局限,将历史学、人类学、考古学、社会学以及管理学等融入了其中。

  《物种起源》封面明目张胆地宣称:在社会竞争中思考“物竞天择,优胜劣汰”的生存法则。

  达尔文创立了“生存竞争”的理论并成为他的“自然选择”学说的前提和基础,世界公认达尔文“进化论”明显的错误在于他只看到生物的斗争,没有看到生物之间的互助,确不像科学论理的构架和布局。

  可悲的是,世界上竟有如此无知的瞎眼文化,把这样一个完整的《斗争哲学》当成“生物学”混进“科学”一直到今天。